Salty.

“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。”
在无限延伸的梦想后面 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。

他停下脚步,站在校门口,在听到手机里传来的“喂”后,彻底崩溃了。
“哥……”他哭喊。
“抬头。”
那个人的声音依旧清冷。

他抬起头。
在氤氲的视线中,隔着人潮,他清楚地看到了,不远处的路灯下,那个人站在那里,在看着自己。

他的发梢被路灯染成金黄,校服外套着宽大羽绒服,他的手里拎着的两杯奶茶还在冒热气。
濡湿的脸被凛冽的风吹过后更觉生疼,他原来混乱的头脑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异常清醒。

你看,那是他的救赎。

【没办法可能因为是大部分时间都沉迷自己小小世界,很多人不太懂我】

曾经我想做过孤独转动黯淡放光的星球,羡慕过挥洒血泪肆意张狂的少年,惊叹于微弱勇敢清甜带苦的黑松林,可都不是我最终想要成为的样子。。

不过我现在想做野火燎原的源头。
那点落在野草上的火星。

考前一只小其锦鲤quq。
小其老师说什么都能实现!
我娘说做什么事都应该先相信自己。
所以我就相信自己能考到想去的地方。
后天有中考,未来还有高考嘛。

“你以为他磨平棱角,其实他藏了锋芒。”
“有时候我们说‘他变了’,可他就是他从来没有变过,我们所思所想所憧憬的人,只是披着他的外壳,走了一段意气飞扬的岔路。”

“他本该如刀剑般锋利,但他却如大海般温柔皎洁。”

只是听听歌的音饭/跑走。

众生皆草木,
唯你是青山。

算是满意了吧。
不过惊人地发现我竟然是算轻的,明明很多人看起来都比我瘦但是却比我重。可能是我显胖(?)。

生于伽利略忌日,卒于爱因斯坦诞辰 。世间再无霍金,时间永留简史,他去了属于他自己的浩瀚宇宙。